ACxLion

我爱你归来的模样。

【今火】烟吻

被今吉前辈迷得死去活来,呜呜呜活生生被今吉老师勒令不准毕业,再一脚踏进今火冷坑。

可是写不出来今吉前辈万分之一的帅气,只好从火神这边下笔。

给今火打call


------

烟吻

CP/今火

    

他们不常接吻。

 

火神看着河滩上拥吻着的男女这样想着,他不自觉把目光转向一旁穿着深色条纹浴衣的今吉。那件衣服还是火神和他一起去选的,虽然只逛了一会儿就觉得远没有打球来得畅快,最后随便挑了两件就跑去街头篮球场了。平日里两个人也是如此,除去上课部活的时间,基本就是每天放学后才能独处:今吉会先送火神回家。一开始火神觉得没这个必要,他俩的家只顺了一截路,今吉送他到家后还得再往回走,麻烦多了。他也和今吉提起过,可后者蛮不在意说,这有什么关系。放学后依旧披着校服站在体育馆门口等他。

 

有时候火神会想和今吉亲吻。比如说他到家后,今吉站在门口等他进去的时间里,他会有转过身来抱一下前辈的冲动,而拥抱和亲吻是顺理成章的两件事,就好像球场上今吉把球传给他一样,这个过程不存在太多思考的空间。可往往他回过头看时,今吉都眯着眼朝他摆手,示意他快进去,叫他有一种挫败感。为此火神还偷偷问过队里的其他人,作为恋人会不会有想和对方亲近的时候。樱井红着脸说,应、应该很正常吧,这样想。因为、毕竟是情侣啊。他说得结巴,声音也不大,火神听得吃力,又转头去问若松。那人嗓门向来大,可遇到这事,却意外哑然,歇了好一会儿才用胳膊肘用力去撞火神的腹部,“哈?你小子竟然有女朋友!什么时候的事?!藏得挺深啊完全没看出来。”火神想和他解释他话里错误的地方,却吃痛说不出话,心想着一定要在球场上把这家伙虐一顿才好。

 

若松悄声八卦,和女朋友进行到哪一步了。火神避轻就重,没有把重点放在女朋友上,把问题重复了遍。若松坐在篮球馆的地上想了好半天,最后凑过去问火神,“你女朋友不喜欢你碰她吗?”

 

“不是,倒不如说正好相反。”篮球从火神的这只手滚向另一只手,“他不喜欢碰我。”

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你小子就应该主动一点啊,女孩子皮薄,总不能叫她...他?”

火神点点头,“要是反感的话,我就不说了。”

“不不不、不是。”若松忙摆手,他的眼睛里放着一盏晃眼的灯,对面的火神迎着光却纹丝不动。若松低下头抓抓头发,“就是有点惊讶,我没想过火神你...所以。”他埋头沉默着,手指不停在金色的发间穿梭,好像十分苦恼的样子。

“之前我也没想过我会是。”

“不是,这不是重点。”若松抬起头来,表情异常纠结,像要宣布一件很残忍的事实一般,“如果是男人的话,火神,你家那位难不成是性、性冷淡,或者...”他的双手摊开又握紧,把剩下的话都藏里头。

 

同样是男人,火神怎么会不知道若松在担心什么。只不过这个担心是多余的,别人不知道,但今吉前辈,火神还是能肯定。不可否认的是,火神也曾经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,前辈是不是对这种事不感兴趣,或者抵触亲密接触。他甚至犹豫过要不要去问或者安慰前辈之类的事,可每次话到嘴边都说不出口。惹得好几次今吉走过去问他怎么了,他只好硬着头皮说没事。直到有一次学中测验,火神被留下来补习,结束时已经临近黄昏,赶去体育馆大家已经走得差不多,只剩樱井还在收拾东西。火神问队长呢,他指指更衣室,“刚刚说去换衣服了。”

 

可更衣室没人,也没有收到前辈提前走的消息,打电话过去,发现铃声从今吉的柜子里传出来,火神只好一间间教室去找,最后在男厕门口听到熟悉的声音。那声音变了调,像是一头雄狮在草间捕猎,它嗅着诱人的血腥味,尖牙利索地朝猎物的身体扎去,鲜嫩的肢体叫它餍足地发出沉闷的呻吟。那呻吟也不寻常,火神听得面红耳赤,那不是野兽的嚎叫,也不是单纯的果腹的感激,是大把欲望挂在嘴边,明明没人经过,它却自己张了口,欲望落在地上,化作一声声黏糊的呼唤。

 

是在叫他的名字。火神、火神这样断断续续的轻声呢喃。

 

火神当时十分惊讶,惊讶之余还带着三分羞怯。没有人不会因为爱人自渎时喊着自己名字而欣喜,可同时他又有些畏惧这样的前辈。是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好像他就是草间血淋淋的猎物。可他不是,今吉告诉他说不是。他突然拉开厕所隔间的门销,哑着嗓子叫火神进来。突然被点名的火神愣了好久,没能反应过来。今吉继续说道,“让你听到很糟糕的声音,抱歉啊。”他的语气里没有多少抱歉的情感,火神听得出来,可他揣测不出前辈的意思。

 

“所以呢,不过来吗?”隔间里有衣料摩擦的窸窣声,“我现在挺想和你接吻的,我的好学弟。”他推开隔间的门,就倚在一边,上身校服穿得整整齐齐,下半身皮带散开,裤子松松垮垮扣在腰上,露出浅色的内裤,还有一块深色的污迹。

 

火神清楚地听到自己喉间口水下咽的声音,后来变成吞咽精液的靡靡之音,是前辈在他耳边奏乐。火神原本以为他们会在厕所直接做完最后一步,可今吉吻过他锁骨之后便往回吻去。火神问他为什么。他说你在害怕我。

 

“你不是猎物,你是我捕猎的目的。”他最后这么说。

 

火神拉住他问什么意思,他帮火神整理好衣服,眯着眼睛笑话他,“哎呀,我到底是上哪找的那么笨的恋人。”

“今天下午的国文我及格了。”他反驳道。

“英语呢?”

“差一点。”

“数学呢?”

“4、47。”

“有点可怜呢这个分数。”

“我会努力的,前辈!”

“明天去你家吧,上午数学,下午英语。”

“好像会很麻烦。”

“咦?火神不欢迎吗?”

“不是,我不是那个意思!”

 

晚上生物。这是后来前辈趴在他耳边和他透露的课表。不过依旧没上全垒,因为第二天和其他学校有友谊赛,今吉只是做了那天火神在厕所帮他做的同样一件事,把火神前几天的疑虑悉数吞进肚子里。

 

可这些事不能告诉若松,火神只是否定了他的担忧,就被若松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了好几天。尽管如此,火神心头的疙瘩还留着,他们交往近一年,唯二的亲密接触就是那两天,此外今吉并不常吻他。偶尔比赛赢了的晚上,送火神回家后,会亲吻他的嘴角,叮嘱他好好休息。还有就是补习时,火神实在撑不住趴在桌子上正睡得迷糊,会感觉有人在揉他的头发,然后湿漉的舌头便贴上后颈。他闭着眼睛继续装睡,过不了多久,前辈便会放开他,坐到一旁去看书。火神却怎么也睡不着,刚刚讲过的ABCD一个劲在他脑内打转,他随手一抓,就排列成前辈的名字。

 

火神肯定前辈对自己的感情,所以更像无头苍蝇一般到处乱窜。他又去找桃井,女孩捧着一大杯芭菲坐在他对面,思考良久过后不答反问,“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

 

火神想了想,“奇怪的人。”

“诶?有多奇怪?”

“没有深交的朋友,周围的人也和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因为他太可怕啦。”火神想起若松被前辈无形中摆了一道,导致他愧疚了一个月,整整三十天帮队友跑腿买早餐的事,“惹怒他会死得很惨,杀人没有刀的那种。”

“是杀人不见血啦。”桃井挖了一勺冰激凌,“人缘很糟糕吗?”

“不至于,每天笑眯眯的。”

“咦!原来是腹黑吗?”

“恩?”火神顿了顿,想了几秒后摆摆手,“不黑,虽然手臂被晒黑了,但是原本的皮肤挺白,腹部要比我还白些。说起来,问这个干嘛?”

 

女孩接连眨了好几次眼,勺子里的冰激凌化成水快滴在桌子上,火神提醒道,她赶紧放进嘴里,“火火是、怎么知道的呢?”

“平时部活大家一起换衣...”

 

“哎呀,服务员,能帮我重新拿个勺子吗?”

 

静默几秒后,桃井转过身去换小银勺,原本的那支落在地上,还发出了清脆的响声,仿佛在火神耳边炸开。

 

回来之后,谁都没在继续那个话题,倒是火神把桃井送上地铁后没多久,收到了桃井的简讯。

 

「如果是今吉前辈的话,火火不用担心哦,只要跟着感觉走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好了。谢谢芭菲,我会保密的。」

 

火神回了句谢谢后,在家门口碰上了今吉,他正好在看手机,察觉到火神过来时,灭了屏幕,“一起去买浴衣吗?七夕快到了,有烟火大会。”

 

现在烟火大会已经接近尾声,路上今吉买了个虎形面具给火神,之后便没有交流,就连坐下来看烟火,也是在几米开外的河滩上,旁边有几对情侣在拥吻。火神看着他,他手上提着金鱼袋,里面装着三四只火神一直没抓着的小鱼。另一只手上提着一些小吃,是火神爱吃的那些。

 

周围人来人往,樱井坐在左边和桃井一起看烟火,青峰躺在一边睡觉,若松被几个小男孩围住,气急败坏地吼着他们,诹佐站在不远处。前辈也在看烟火,他手里的金鱼在烟火的余光中游荡,耳边的镜腿是一只鱼竿,鱼饵穿过人群和草丛,挂在那张面具上。

 

火神自愿上钩,他戴上面具,旁人只看得到他的头发,短且刺手。摸起来并不会,至少前辈喜欢揉。他走过去半跪在今吉身旁,在这轮烟火散去下一轮烟火还没来得及绽放的空隙里,他伸长身子,稍稍捏住前辈的下巴,吻了上去。

 

他想和前辈接吻,尽管是在人群中,在黑暗里,他还带着面具。他看见前辈因为惊讶睁开了双眼,他还看见前辈眼里钻进去一只老虎。随后他把老虎赶跑,火神便躲了进去。

 

他问今吉为什么不喜欢和他亲吻。今吉回答说,只是想看看你生气的样子。

 

“但我没想到你会过来,果真桃井说得没错。”

“她说了什么?”

“叫我不要欺负呆子。”

“骗人是不对的,前辈。”

“怎么会,我从不说谎。”

“那前辈到底喜不喜欢亲吻?”

“不喜欢。”

“...”

“相比较而言,更喜欢你,记住了吗?”

 

------

fin


评论(5)
热度(17)

© ACxLion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