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CxLion

我爱你归来的模样。

【黄火】海玻璃

没迟到,谈恋爱前的故事。

 @limo 木木我没有吃白食(。

 @ロホウライ 以后一个月你就等着我深夜报社吧哈哈哈

------

海玻璃

CP/黄火

 

“麻烦出示一下相关证件。”

 

不远处年轻的警官耐着性子一个又一个问过去,他穿着警服,腰间别着枪,帽子被他夹在臂弯里,边听那些男人说话,边拿起他们的证件看,随手记录。黄濑只能看到他的背部,灯光把他的身形勾勒在隐晦的阴影中。他很高,像一株树,树干挺拔笔直,从头顶往地下反向延伸。他和别人不一样,所以刚进来就有很多人盯着他看,伸着长长的手,妄想挂在他的根须上,以触碰他脑后的枝叶。

 

黄濑也是其中一个。现在酒吧很乱,十几分钟前发生的斗殴事件,让黄濑有些头疼。一起喝酒的鹤田说他倒霉,好不容易出来放松就遇到这档子事,“听说有人报警了,估计之后的口供得录到明早。”鹤田同情地拍拍黄濑的肩。保安一早就把酒吧封锁了,这里的老板不卖什么人情,黄濑也懒得穿过一群醉鬼去给自己找罪受。他坐在吧台旁继续喝酒,帅气的酒保边倒酒边往他身后投去好奇的目光,直到有人说话,才把视线收回。

 

“警察。”那人展开他的警员证,他就站在黄濑身旁,“你们这的负责人是谁?”酒保被吓了一跳,忙放下酒瓶,转身往吧台后走去。黄濑才眯着眼抬头看他,他正收回警员证,扭头和同事交代事情,黄濑只看到他的后脑勺,利落的头发被昏暗的灯光照成黑色。随后他便往另一个方向走去,黄濑放下酒杯开始打量他。

 

这是K城最大的男性酒吧,平时要是工作不多,黄濑都会到这喝上两杯,看到好看的男人,也会主动搭讪。不过他被搭讪的次数比较多,朋友们都说他长得好看,是那种看一眼就想上的类型。可他偏不是,也有闹出过两个人都亲吻好久,脱得一干二净才发现彼此都是1号的尴尬历史。那一直是黄濑的心理阴影,对方甚至想让他做一回0,原因是他长得太好看,不做可惜了。气得黄濑当场把那人踹下床,走之前还顺便拿走了那人的衣物。鹤田问他怎么不去试试,他说他习惯吻他看上的男人的背。

 

黄濑站了起来,他不是要离开这个鬼地方,相反的,他隐隐有些希望这场意外持续的久一些。他一直看着那位警官的背影,并且朝他走去,最后在距他几米的地方找了个位置坐下。手机突然震动起来,是鹤田发过来的:“很漂亮的身体。”他抬头,不远处的鹤田朝他举杯。

 

“你好,警察,麻烦出示一下相关证件。”他终于走了过来,朝黄濑伸出手。可黄濑迟迟没有动作:“我忘记带了,警官。”他这才从手里那本小册子里抬起头来,黄濑看到他的眼睛是红色的,头发应该也是红色。“名字。”他继续问,“联系方式,以及家庭住址。”黄濑一一告诉他,并且指着他的册子说,“你把我名字写错了。”

 

他错愕,微低头小声说了声抱歉,然后把名字划掉,用假名代替。黄濑小声笑道,“这样写会挨骂的吧。”他从他手里接过册子和笔,把名字写上,“我可不想看到你挨训的样子。”

 

有人朝他吹口哨,“喂,黄毛那个,是在收买警察吗?”也有人在后面抱怨,小警官,怎么还不过来啊。那是一副很该死的语气,叫黄濑听得恼火。“别说我没提醒你,小心点。”黄濑扫了一眼周围,“你很吃香。”他听后愣了几秒,又笑着拍拍他的肩,“谢谢你,不过放心好了,我是警察,而且好歹我在局里也是格斗第一。”

 

这里没人在意你的这身衣服,他们最擅长的就是脱掉它。黄濑想和他这么说,但他已经走向下一个人,只好作罢。旁边的人揶揄他是不是看上人家小警官,他点了支烟,“怎么,你要和我抢吗?”那人笑,这种类型的话,有的是人和你抢。倒是没说错,那天一直到凌晨两点才完事。他和他的同事带主要犯事人员回警局,走之前那些看热闹的男人凑上去问他要号码,他皱着眉警告他们别妨碍公务。人群中,黄濑听见别人说,这人生气的样子有趣极了。

 

黄濑以为他会很快忘记这个小插曲,可后来连续几天他都在梦里见到那人,或穿着警服一笔一划写他的名字,或裸着上半身,趴在他身旁睡觉。他没忍住,通过朋友几经辗转打听到他的名字和信息,可也只到这里,便止步不前。鹤田看他心情不好,以为他是好久没开荤,带了个漂亮的男人去他家,结果被挡在门口。“你能帮我叫来那个小警察吗?叫火神,警员编号052710。”他当着那个漂亮男人的面这样说,气得人直接摔门离开。鹤田揉揉眉间,“你疯了吗。”他一头栽倒在沙发上,眼睛被白净的手臂遮住,嗓子像被人在大街上拖着走,“我真喜欢他。”

 

“那你去抢银行吧,兴许能碰到他,可能还能来一发手铐play,不过我保证,那样的你吃不到他。”鹤田站起来,黄濑谈过几次恋爱,每次都要死要活,他招架不住,“晚上有活动,去不去。”见黄濑没动,他又说,“听说青峰会去。”

 

黄濑动了动,“小青峰?”

 

青峰和黄濑是在一次越野赛认识的,那时黄濑不过刚接触赛车,青峰已经是圈子里的名人,大家都管他叫“黑豹”。黄濑第一次参加地下比赛时就和他一组,输得蛮惨。不过事后青峰走过来和他打招呼,“你真不要命。”他这么对黄濑说。那之后因为两人都另外有正业,接触的不多。不过一旦碰上,必定会比上一圈。外人经常说黄濑是“豹尾”,黄濑第一次听到时,满脸不悦。倒是青峰,抬眸挑衅黄濑,“豹子和狗不一样,不会追着尾巴跑,只有尾巴跟着豹子的份。”气得黄濑把青峰的号码给了所有主动搭讪他的人。不过两个人都不闲,上次见面是去年年末,还是在街头碰巧遇上。青峰说他最近要去美国待一段时间,黄濑问他什么时候回来,他摇头,“不清楚,不过就算我隔个十年八年回来,你这家伙也不可能赢我。”叫人听了想当众揍他一顿。

 

“恩,听说前不久回来的。”鹤田说,他拿起黄濑的车钥匙,“不去赢一把吗?”

 

说是这么说,可青峰去美国之后,黄濑也忙得要命,不是在天上飞就是在几米高的T台上来回走,顶着张好看的亚洲脸,穿梭在各色人群中。好不容易休息,也是待在家里,一觉睡到自然醒,再去喝两杯酒,转身又是一场漫长的交际战。他单枪匹马走到现在,哪里会因为一兵一卒而放弃近在咫尺的张扬的帅旗。仔细算算也有好一段时间没有接触赛车,胜算就不用提了。不过比赛是一回事,和老朋友见面又是另一回事。黄濑直起身子,挥手抢过钥匙。

 

还没到场地,黄濑就已经听到了鼎沸的人声以及躁动的引擎声。鹤田连连啧了好几句,他不懂赛车,每次都是坐在黄濑车上,被他甩得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,“反正你也赢不了,不如这次慢点...”

 

“安全带!解开,快!”黄濑突然打断他,眼睛直直看着前面,手不停地推搡着鹤田。后者被他这一出弄得云里雾里,边解开安全带,边往前面看去。不远处停着一辆深蓝色限量版跑车,车主青峰正在副驾驶座一侧靠门而站,而他对面的那人,一只手撑着门一只手比划着什么。那人一头红发,在强烈的照明灯下尤其刺眼。

 

“嗬!”鹤田惊呼出声,“你要抛弃我是吗?”

黄濑才露出点笑意,“你去和小青峰叙叙旧。”

“啧,你这家伙,未免太过分了,记住啊,欠我一个人情。”

 

后面的声音消失在门外,黄濑的车稳稳地与青峰那辆并肩而停,鹤田立马下车,同时一把拽过面前的火神,趁其不备推进黄濑车里,砰地一声关上门,黄濑一脚踩死油门,黑色跑车宛若弦上的箭,一瞬间就消失在公路的转角处,整个过程配合地一气呵成。

 

黄濑还没来得及开口打招呼,脑侧就被什么东西顶着:火神一脸防备,正拿枪指着他。“嘿!警官。”黄濑笑得小心,他放慢速度,转过头去看他,“是我。还记得吗?那天晚上在酒吧。”

 

“黄濑...黄濑凉太?”

“你记得我?”黄濑有些惊讶。

“恩。”火神收起枪,“下回不要突然玩这种把戏啊,万一我把你当坏人了怎么办?”

黄濑在心里窃喜,为火神记得他而狂欢,面上也挡不住笑意,“本来想抓小青峰的,没想到你会站在那个地方。”他撒谎道。

火神了然哦了一句,“那家伙笑我不会赛车,所以刚刚借他车跑了一圈,和他是没得比啦,我又没玩过这东西。不过那家伙笑话人的样子,还真是欠扁。”

黄濑跟着点头,“我也被他笑了好久,真希望哪天能赢他一回。”

“上回他在纽约被人超了一次,还是在快到终点的时候,那之后就没再听他说过什么‘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’这种白痴话了。”火神说道,他乖乖系好安全带,“不过后来他还是赢回来了。”

“毕竟小青峰是黑豹啊。”

“你们是这样叫他的?那豹尾是谁?我有听他们提到过。”

 

黄濑的笑僵在脸上,他舔舔干涸的上嘴唇,犹豫几秒后还是苦笑说道,是我。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每次比赛,我都比小青峰晚几秒到达终点。”

“这次兴许可以超过他。”火神朝后看了几眼,还没有被青峰追上的迹象。

“因为我们早出发了啊。”黄濑笑道。

“最多三秒,他平时也用那么点时间。到终点再减去不就知道了。”火神又往后看了看,继续说道,他没看出黄濑对这个话题的轻微抗拒,“而且黄濑你给我的感觉,和青峰相差太多了,哪里有黑豹那么凶残。不如说是,小狼狗?这么说好像不太合适,但我总感觉黄濑像,而且不会害怕。”

“害怕?小火神怕狗吗?”

“小火神是什么称呼啊?而且只是应付不来,不是害怕。”

 

他没去看黄濑,一双眼直溜溜盯着前面摆着的小饰品看。黄濑却想看他那双红色的眼睛,好像一大片红牡丹磨成粉末装进玻璃珠里,他趴在地上看那颗珠子,它是黄濑的宝藏,他把一颗心都私藏在里面。

 

“小火神为什么说我是狼狗。”黄濑又把火神的目光吸引过来,“哪里像了?”

火神仔细想了半分钟,认真说道,“上次在酒吧,很酷,今天好像又在撒娇。我也不是很懂狼狗。”他抓抓头发,“不过的确是这种感觉。”

“小火神对撒娇是不是有什么误解。”

“刚刚你叫我警官的时候,难道不是在撒娇?”火神问道,他微张着嘴,黄濑能看到他嘴角隐隐露出的虎牙。

 

黄濑才发觉,他不仅想吻他的背,还想吻他的眼睛,和嘴唇。他的背是一片茫然的大海,他就在海里沉浮,一手握着桨,从海面沉到海底。那该是火神笔直而又健硕的腿,上面生存着许多海底植物,他也扎根在这里,以海水为养分,希望有一天长到冲破海面,一路吻向他的唇,和那颗悬在空中的玻璃珠。

 

“看来小火神是真的不懂什么是撒娇。”黄濑低低说了句,他把车停在一边,朝火神招招手,“小火神你凑过来一点。”火神照做了,不过他离黄濑还有点距离,于是黄濑把那点距离缩小再缩小,直到两个人的鼻尖相碰。后面传来的引擎声慢慢逼近,火神转过头去想看,黄濑却抬手固定住他的下巴,他伸出舌头舔了舔火神的嘴角,宛如做爱前戏般认真,“让我吻一下你,小火神。”

 

泛红的玻璃珠在黄濑眼前晃动,一束光从里面呼啸而过,火神好似条件反射般提醒道,黄濑,我们被超车了。

 

黄濑觉得无所谓,因为他打算专心和他接吻。

 

------

fin
呜呜呜太匆忙,忘记给我家小模特和小老虎打call,我萌他俩一万年,地表最般配,不给反驳。

评论(10)
热度(34)

© ACxLion / Powered by LOFTER